当前位置:主页 > 礼仪 > 正文

“信”德释义

时间:2018-11-20 15:58     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报     作者:王颖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“信”是会意字。金文和古文皆从人,从口,写作“”,“”或“”;籀文“”在承续金文字形“”的基础上,线条略有变化;篆文“”则改为从言,其字形结构亦从金文古匋“”字的左言右人。

“信”德释义
【图语:诚信美德】

  中华民族历来推崇诚实守信的行为规范和美德。先哲认为“信”是个体应具备的五种最基本道德(仁义礼智信)之一,是进德修业、安身立命、治国安邦的关键因素。他们反复强调,信者,“德之厚也” ;“礼之本也”;“人之干也”;“国之宝也”。

  “信”是会意字。金文和古文皆从人,从口,写作“”,“”或“”;籀文“”在承续金文字形“”的基础上,线条略有变化;篆文“”则改为从言,其字形结构亦从金文古匋“”字的左言右人,改为左人右言;隶变后楷书写作“信”,“从人,从言”(《说文·言部》)。信的字形虽经多次变化,但一直与人、口、言有关系,其本义即为言语真实、不虚伪。凡从信取义的字皆与语言真实等义有关,后引申出诚实、诚信、信用等多个含义。

  “信”字在战国时代使用频率极高,不仅大量用于人名和封君名,而且还作为吉语镌刻在印章中,反映出在说客遍地、诈伪横行的时代,人们内心对诚信的渴望。作为一种伦理规范,“信”德主要表现在两大方面。

  首先,诚实、不欺妄。“信者,谓诚实不欺也”;“信,不欺也”。具体来说,信就是“内不欺隐者”,“外不欺于物”。具有这种品德的人,就被称为信人,而官员则被称为信官。《论语·学而》中说:“吾日三省吾身: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”《史记·屈原贾生列传》中说:“信而见疑,忠而被谤,能无怨乎?”其中的“信”皆为此意。“诚实不欺”要求在与他人交往时,要“言语真实,不说谎”,“言不虚妄”。第一,所说的话必须发自内心,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,不有所隐瞒,“信,言合于意也”。古文“信”还写作“”(訫),可谓形象地说明了这一层意思。第二,实实在在,不歪曲原意,“诚实不妄言”。朱熹反复强调,信就是要“言之有实”,“以实之谓信”。

  其次,讲究信用,奉行诺言。《国语·晋语二》上说,“吾闻之,申生甚好信而强,又失言于众矣,虽欲有退,众将责焉”。韦昭注曰:“信,言必行之。” 可见,讲究信用就是要言行一致,“不食其言”。在古人看来,要做到这一点,第一,不能轻易许诺。《老子》说,“轻诺必寡信”。这是因为轻易就许下的诺言,很可能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,因而极有可能存在主客观方面的变数。一方面,许诺者主观上没有改变主意,但客观上存在诸多干扰因素;另一方面,虽然客观条件尽皆具备,但许诺者主观上又出现思想动摇以致反悔。这两种情况最终都可以造成诺言无法兑现。第二,一旦许诺,就不能随意改变,即使遇到千难万险,也要努力克服。“信者,诚也,专一不移也”。所谓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”,强调的正是诺言的严肃性和稳定性。同时,由于诺言的许下与践行过程,都充分体现了许诺者对于他人和自我的高度责任感,故从古至今人们都非常推崇“一诺千金”的人格特征。

  进一步地,个体如果一直都能履行诺言,必会赢得他人的信任和尊重,建立起良好的信誉度,“信,谓诚意恻怛而人信之也”。反之,有诺不行,在个体层面,自身的道德评价和道德形象会被严重败坏;在国家层面,则会造成更加恶劣的影响,荀子说,“已诺不信则兵弱”。

  “信”德的根本在于“诚”,要具备“信”德,则必须有“诚”。“诚者何?不自欺不妄之谓也”“诚者,真实无妄之谓也”。《易·乾》上说,“闲邪存其诚”。孔颖达疏:“言防闲邪恶,当自存其诚实也。”可见,在强调“真实”这一点上,“诚”“信”完全相通,由此也就不难理解《说文解字》为何会诚、信互训,曰“信,诚也”“诚,信也”。由于二者的密切关系,所以自先秦时期,“诚信”即连用。管仲最早使用了“诚信”这一概念。他说:“先王贵诚信。诚信者,天下之结也。”“诚信”作为人们行为准则的关键,能够起到凝聚人心的重要作用,有利于天下平治。荀子也将“诚”“信”连用,并突出了其道德意义,他说:“诚信生神,夸诞生惑。”需要注意的是,尽管诚、信意思相近,但作为伦理规范,二者仍有差别。“诚”主要是指个体的道德修养和内在自觉,“信”则是“诚”的具体外现。二者之间的本用关系决定了个体的信德及其厚度必然要受到内心之“诚”纯度的制约。

  “信”德的标准是“义”。尽管古人非常强调个体的信德修为,但却不赞成把“信”德视为绝对道德律令。孔子说“言必信,行必果,硁硁然小人哉!抑亦可以为次矣”,明确表达了对信德刻板遵守的反对。《论语·学而》上说,“信近于义,言可复也”,强调只有那些符合“义”的“信”,才值得遵守。孟子更是宣称“大人者,言不必信,行不必果,惟义所在”。正是由于“义”是“信”能否被严格执行的关键前提,所以朱熹强调:“如今人与人要约,当于未言之前,先度其事之合义与不合义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“义”作为“信”是否应被执行的核心标准,虽然保证了“信”之正义与合理性,但也为某些不信行为留下了可乘之机,并且导致了中国传统文化中“为尊者讳耻,为贤者讳过,为亲者讳疾”的弊端,以致在某些领域出现假、大、空现象。所以,如何全面理解“以善伤真”的道德选择,划定其合宜的度量分界,以发挥其最大的正面效用,确需在实践发展中认真辨析。“信”德释义

  (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德体系研究”(12&ZD093)、北京市教育委员会社科计划重点项目“家训与中国古代儿童的道德生活”(SZ201811626031)阶段性成果)

  (作者单位:北京青年政治学院东方道德研究所)
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注册新用户
    最新评论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非遗:活态文化 让乡村开口说话
    乌镇40年:根里的静与脉中的动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故宫养心殿宝匣里藏着啥宝贝?
    老人失眠别乱用保健品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